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老汽车兵的博客

做自己想做的事 过有规律的生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★自由撰稿人 ★旅游摄影爱好者

网易考拉推荐

母亲的巧手  

2011-05-08 15:14:0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母亲的巧手

施云桂

我的母亲是一位普普通通的农村女性,目不识丁,但在我们兄弟的心目中,她是世界上最伟大的母亲。

在我的记忆里,父亲在村委会上班,每天早出晚归,家务事基本不闻不问。母亲参加集体劳动,粗活细活,苦活脏活样样能干,是做农活的好手;在家照料我们兄弟4人和年迈的祖母,缝补浆洗,养猪种菜,是做家务的巧手。

母亲的女红远近闻名,她有三件宝贝:第一件是她的针线筐,是用藤条编的,直径比脸盆大一点,深度和茶杯的高度差不多,边缘用薄薄的藤皮包裹着,筐体用桐油浸泡过,晶莹剔透,显得很厚重。这筐子是母亲的嫁妆,她用了一辈子。第二件是她的鞋样本子,那是一个用四开报纸叠缝起来的,和现在的黄页差不多大,有肥皂盒那么厚,封面用粗糙厚实的蓝印花布做了一个精致的封套,边上缝了两根细细的鞋带,不用的时候把带子系起来,宛如一本年代久远的相册,又像一个古色古香的集邮本,里面存放着母亲积攒下来的各式各样的鞋样,林林总总,无所不有。第三件是那把古老的剪刀,那是一把农村土铁匠打制的剪刀,外观看起来有些粗糙,黝黑的手柄用两根老式输液器橡胶皮管套着,再用一根细细的铁棍做剪轴,把两个单独的刃面牢牢的结合在一起,既不感觉紧涩,也不会左右晃动。 

母亲无论做鞋帽还是衣裤,针脚的疏密,用力的大小都是很有讲究的。她没有皮尺,只有一把标准竹片裁尺,周边和寸与寸之间镶嵌着金色的、细蜜的铜钉。母亲给大人做衣裳才用那把尺子,给孩子们做衣服则不用,只要看一看我们的身高,然后就动手下剪,做成后无论长短肥瘦,我们总是感觉很合体,也很舒适。母亲用一双巧手,把我们全家打扮得漂漂亮亮,我们个个都穿得干干净净,整整齐齐。

母亲做的“四季小菜”,也使我们在那个粗粮时代丰富了餐桌,增加了食欲。 春天,母亲把采摘回来的荠菜洗净,用开水烫一下,挤干水分,拌上麻油、盐和糖,就成了一道美味可口的下饭小菜;有时用荠菜和豆腐一起烧,顿时满屋子飘着浓浓的香味。夏天来了,母亲顶着太阳去采摘马齿苋,洗净后用盐腌渍一下,搓揉至叶茎软绵有汁水流出,再放在烈日下晒干,然后切细,加入菜油、盐和辣椒蒸熟,撒上蒜泥,香气扑鼻,吃起来非常爽口;有时候吃不完就晒干收藏起来,留着冬天做包子。立秋过了,母亲把野苋菜去叶去根去毛刺,用刀剁成一两寸长的小段,放在桶里,用清水泡一夜,第二天捞起来,拌上盐,用坛罐密封起来,一个月左右就可以食用了,我们老家俗称“苋菜鼓”,那汁咸咸的、鲜鲜的,还有一股香香的味道,吃起来真是妙不可言;几段“苋菜鼓”,我就能一口气吃下两碗饭。到了冬天,母亲把青菜洗净晾干,放在缸里用粗盐一层层码起来,压上一块大石头,腌制好的菜叶色泽墨绿,鲜美异常,可以单独佐餐,也可以炒茨菰百叶,如果配上一点肉丝,那可就是打牙祭啦。

除了拿手的“四季小菜”,母亲包的粽子,腌的鸭蛋,蒸的年糕,我们都非常喜爱。

母亲的手巧在我们老家是尽人皆知的,母亲的每一件“作品”都是那么精致、美观,每每回忆起来总是充满无尽的怀念。

如今,母亲已经远离我们而去,我们再也看不到母亲那双灵巧的手了。她留给我们的,只有美好的回忆,永远的思念。

愿母亲在天堂里快乐,不再那么辛苦,也愿她能听到我的思念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本文发表在今日《新民晚报》B3版“星期天夜光杯”副刊上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30)| 评论(10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